当前位置:苏州中鉴艺术培训中心动漫崔佛·菲利普个人资料简介,角色作品介绍
崔佛·菲利普个人资料简介,角色作品介绍
2022-09-02

“见不得光的事情,总有见光的一天。(What happens in the dark, comes out in the light.)”——崔佛·菲利普猫耳菲利普P站id:48580790 作者:mosenseam基本资料本名崔佛·菲利普Trevor Philips别号T,老崔,崔佛叔叔,贾克·克兰利发色黑发瞳色棕瞳身高1.86m声优Steven Ogg萌点嗜杀稍等这是萌点吗?、女装[1]、小丑恐惧症出身地区加拿大活动范围洛圣都和沙滩海岸,圣安地列斯州,美国个人状态存活,成为人生赢家(C结局) 已死亡(A结局)亲属或相关人麦可·迪圣塔(好友)富兰克林·克林顿(好友)莱斯特·克雷斯(好友)德凡·韦斯顿(敌人)史蒂夫·海因斯(敌人)飞利浦剃须刀(玩家昵称)特雷沃·阿里扎(化名)崔莎

崔佛·菲利普是Rockstar旗下《侠盗猎车5》及其衍生作品中的登场角色。

人物简介早年经历

崔佛的童年并不快乐。他的父亲在身体上虐待他,而他的母亲在情感上虐待他,专横,让他无条件地服从自己,把他看作一个“没用的男孩”。当他还是个孩子的时候,崔佛的父亲把他遗弃在一个购物中心里,后来崔佛为了报复,把这个购物中心烧毁了。崔佛还有个弟弟叫瑞安,崔佛并不喜欢他。瑞安在2013年之前死于一场“事故”。

据崔佛自己透露,因为辍学,他缺乏一些基础知识,比如古罗马的位置,他甚至认为那是美国的一部分。他还透露,他在语法上有问题,在标点符号方面“即兴发挥”。他可能接受过一些正规教育,就像他在警察追捕时提到的那样,他上了一门刑法夜校暗示他进过监狱。崔佛有很好的数学能力,韦德也证实了这一点,他说崔佛很擅长“数字”,但这可能是因为韦德的智商更低。打高尔夫时,崔佛说他可以成为加拿大18岁以下的冠军,“几乎变成了职业选手”。在哈草战士的任务中,崔佛的语言中透露出了他对小丑具有厌恶与恐惧心理 从崔佛的话里可以得知他在年幼时被一名小丑侵害,后来,崔佛发现自己有开飞机的天赋。他应征加入空军,驾驶战斗机,完成训练并成为一名有执照的飞行员。但是没几天,负责心理评估的教官认为崔佛精神不稳定,而且他的战友抱怨他的卫生习惯很差比较讽刺的是,崔佛的CV本人在2017年接下了Old Spice沐浴露的广告[2],“无法共处一室”,因此导致崔佛被开除,并从此停飞。但他的开除与他母亲从小对他的的淫威不无关系。

结识麦可

从军队退役后,崔佛成了一个流浪汉,在边境上犯下了一些不值一提的小罪。他向拉玛承认,在1993年遇到麦可·汤利之前,他从未犯下任何严重罪行。他们第一次见面是护送货物过境时。崔佛自己也声称,这份工作给他的报酬是不错的,而且当时他“知道的还不够多,无法核查推荐信”。崔佛还告诉拉玛·戴维斯一个故事,麦可在护送货物过境时遇到了崔佛。崔佛在跑道上等着去见他不认识的老板,他注意到路上不是一条,而是两条尘土飞扬的痕迹,尽管他被告知只有一个人会带着货物来见他。麦可下了第一辆车,一名年长的老人下了第二辆车。事实证明,这位年长的老人是被麦可胁迫随从的。当麦可试图离开时,那个年长的老人引起了崔佛的注意,崔佛明白他了解到刚才发生了什幺。崔佛走近那个老人,用信号枪对着他的眼睛开了一枪,残忍地杀死了他。他和麦可在飞机着陆后把尸体扔进了湖里。崔佛描述了这次可怕的经历,因为当他们把那个人扔进湖里时,他的头骨里还在燃烧火焰。崔佛和麦可在飞机着陆后都吐了,因为死者的臭气还在驾驶舱里。在注意到他们配合得很好之后,麦可把漫无目的的崔佛拉到自己那边,让他做自己的犯罪搭档。他们成功完成了多起抢劫案件,但麦可声称他们总是囊中羞涩,不断躲避警方的追捕。崔佛脾气暴躁,会在光天化日之下当街行凶杀人,和麦可的缜密形成鲜明对比。

他的第一份工作是抢劫一个兑换支票的地方。然而,崔佛被抓是因为那个职员原来是认识他的人,导致他在6个月的刑期中服刑4个月。随着时间的推移,麦可和一个脱衣舞女阿曼达发展了一段关系,这在他们之间制造了一些摩擦,因为崔佛和阿曼达互相憎恨对方。尽管如此,崔佛还是被看作是这对夫妇的孩子吉米·迪圣塔和崔西·迪圣塔的叔叔。在接下来的几年里,作为一名罪犯,麦可变得更加谨慎,因为他认为如果他被监禁或被杀,他会失去更多,这让崔佛相信麦可正在变得“软弱”。一段时间后,崔佛遇到了布莱恩,他经常和崔佛和麦可一起抢劫。麦可和布莱恩互相并不信任,也不喜欢对方,但崔佛和布莱恩在一定程度上相处融洽。在开场前不久,崔佛告诉布莱恩,他相信麦可会变得“软弱”。布莱恩接着建议他们应该切断麦可的联系。崔佛拒绝了,认为他是麦可的铁哥们。

北杨克顿失利

9年前,在北洋克顿的那个冬天,麦可,崔佛和布莱恩不顾莱斯特·克瑞斯特的反对,决定抢劫北杨克顿的一家银行,他们估计,如果抢完这一单,他们可以优哉游哉地过完自己的下半辈子。抢劫一开始很顺利,麦可控制住了人群,崔佛前去炸开金库门,之后他们抢了整整两大袋的钞票,突然麦可被一个保安用枪顶住了脑袋,麦可还跟保安开玩笑:“兄弟,你每天忘记的事情有成千上万,不如就忘记这次吧!”,最后崔佛爆掉了保安的脑袋,麦可大感诧异。刚走出银行大门没几步路,他们就被警方重重包围了,三人撕破了警方的包围圈,登上了接应车辆,可是开出去没多久,开车的乡巴佬就被警方击毙了,麦可亲自开车,崔佛则是解决掉了警方的追兵。最后他们来到了撤离地点,结果被警方包夹。布莱恩被警方的狙击小组给击毙了,麦克也用自己逼真的演技假装被警方击倒了。麦克催促崔佛赶紧撤退,不要管他了。崔佛见自己拼尽全力也无法救出麦可,只能且战且退,最后挟持人质,成功逃脱。

沉寂生活

由于这次失败的抢劫,崔佛和麦可都误以为对方已经死了。由于身份暴露,崔佛无法动用曾经自己的积蓄。但不管怎样,他还是成功地躲避了几年警察的追捕,在洛圣都附近的沙漠地区生活了下来。在那里,他染上了毒瘾,并与新结识的合伙人——偏执狂阴谋论者罗恩·西亚科夫斯基、缺乏经验的流浪汉韦德·赫伯特和冰毒厨师大厨。他们一起创建了一个小型犯罪商业帝国。该公司名为崔佛·菲利普企业,专门从事军火走私、烹饪和冰毒销售。崔佛在沙滩海岸的那段时间,他结识了阿兹台克黑帮、乡巴佬奥尼尔兄弟和失落摩托帮的高级成员,包括失落摩托帮的领导人强尼。然而,他们的关系特别紧张,因为崔佛倾向于偶尔和约翰尼的女朋友阿什利发生性关系,这强尼很烦恼。

在Online的小哑巴升到13级并为杰拉德偷走了一车属于崔佛的读品后,崔佛主动联系上了小哑巴们。崔佛很欣赏小哑巴们的能力,并且提出可以雇佣小哑巴们为自己工作,让小哑巴去偷失落摩托帮的读品。

崔佛有时会打电话让小哑巴去打竞争对手的飞机(仅限Xbox 360/PS3版本)。

后来崔佛召集小哑巴们,做了一次无本买卖:小哑巴们依次打劫了维格斯帮、失落摩托帮、巴拉斯帮和奥尼尔兄弟,劫走了他们的读品,而崔佛再转手把这些读品卖给买家。在小哑巴们把货送到灯塔后,崔佛给了他们一笔钱,送他们走了。然而这次交易是缉毒局设下的陷阱,崔佛最后狼狈逃走,读品被缉毒局系数没收,而崔佛也没有拿到一分钱。崔佛在Online部分的剧情就此结束。

老崔是主角三人组中唯一在Online中出现过并和小哑巴们互动过的。

意外事件

在与阿什利做爱的时候,崔佛了解了洛圣都一家珠宝店被抢劫的事情,因为一名目击者引用了麦可最喜欢的电影台词:“兄弟,你每天忘记的事情有成千上万,不如就忘记这次吧!”。崔佛大感意外。他拿起一杯啤酒,走出他的拖车,在那里他遇到了强尼·克雷比兹。强尼拦住了他。崔佛被推到一个转折点,强尼继续表达他对崔佛的愤怒。崔佛无法再忍受强尼的愤怒,然后开始告诉他关于他的冰毒成瘾的无礼的笑话,并嘲笑地邀请他与自己做爱,开玩笑说这就是两个人之间的摩擦的原因。强尼放下防备,告诉崔佛他仍然爱着阿什利。然后崔佛拥抱了强尼,开始“安慰”他。最后,韦德、罗恩和阿什利惊恐地看着崔佛突然咬住强尼的脖子,把他摔倒在地,然后把一个啤酒瓶砸在约翰尼的脸上,开始在他的头上跺脚,直接杀死了他。

崔佛和强尼正在友好的交谈没多久崔佛就把强尼弄死了

崔佛知道强尼的失落摩托帮会因为崔佛对他们的领导人的无情的谋杀感到愤怒,崔佛决定在他们有机会对强尼的死进行报复之前,消灭掉剩下的失落摩托帮和他们在布莱恩县的冰毒生意。他和韦德、罗恩一起开车去了位于葡萄籽镇的一个废弃的地方,特里·索普、克莱·西蒙斯和其他失落摩托帮成员都在那里。在宣布和嘲笑强尼的死后,失落摩托帮成员撤退到他们的主要帮派藏身地,打算通知其余的帮派成员。崔佛开着他的皮卡跟在他们后面,罗恩和韦德跟在崔佛后面。紧接着,崔佛和罗恩、韦德一起袭击了失落摩托帮成员的藏身之处。崔佛干掉了那里的大部分人,包括特里和克莱,并命令韦德找出麦可的住处。同时,崔佛和罗恩又干了些“杂事”,包括攻击阿兹台克的拖车领导人奥尔加和接管了空军基地在沙滩机场及其货物,之后用粘弹彻底摧毁失落摩托帮的营地,失落摩托帮覆亡。

崔佛继续尝试与其他组织做生意,包括三合会,由一个陈伟领导,他想要一个可靠的商业伙伴,这样他就可以扩大他在布莱恩县的业务。陈把他的儿子和一名翻译一起送到布莱恩县。崔佛给他们看他的冰毒实验室,但阿兹台克帮成员突然杀到,崔佛被迫把翻译和商人的儿子藏在冰箱里。前来的帮派成员想要杀死崔佛,因为他杀死了奥尔加。崔佛设法杀死了所有的攻击者,然而这导致三合会取消了与崔佛的潜在交易,转而与竞争对手欧尼尔兄弟做生意。得知中国人与欧尼尔兄弟合作后,崔佛被激怒了,他决定杀死欧尼尔兄弟的所有成员。在路上,崔佛接到了一个来自埃尔伍德·奥尼尔的电话,他邀请崔佛到欧尼尔农场谈话,但崔佛拒绝了这个提议,并让埃尔伍德知道他要做什幺。惊慌失措的艾尔伍德告诉他的兄弟们保护好农场,然后带着他的两个兄弟沃尔顿和韦恩去见陈家。尽管欧尼尔家族尽最大努力,崔佛还是袭击了欧尼尔农场,杀死了很多成员除了埃尔伍德、沃尔顿和韦恩,还用地下室冰毒实验室里的汽油点燃了他们的农场。之后崔佛从韦德口中得知洛圣都有一个叫麦可·迪圣塔的人很有可能就是老崔认识的麦可,同时这个麦可的妻子叫亚曼达。于是崔佛决定前往洛圣都韦德的表哥弗洛伊德家寻找麦克。

老友重逢 麦可和他的家人惊讶地发现崔佛闯进自己家里

崔佛随后在富裕的洛克福德山区找到了麦可,让家里的每个人都感到惊讶和震惊,他们都相信麦可说的崔佛“可能”已经死了。当崔佛问崔西在哪里时,吉米无意中说她是为了出名而去试镜的。然后崔佛和麦可冲进了迷宫银行竞技场,他们知道崔西会在全国人民面前跳可怕的舞蹈来羞辱自己。两人打断了试镜,崔西和她的家人看到崔佛一样惊讶。当节目的主持人拉兹洛·琼斯在特雷西跳舞的时候开始对她进行性暗示时,崔佛和麦可很生气,追着拉兹洛。崔佛和麦可追着拉兹洛来到洛斯桑托斯河,在那里崔佛羞辱了这位真人秀明星,他让拉兹洛脱掉裤子跳舞,而崔佛则用自己的手机拍下了这一幕。当崔佛离开时,他宣布他“回到”了洛圣都。

新生活

崔佛在得知弗洛伊德在洛斯桑托斯港工作后,崔佛强迫弗洛伊德带他和韦德扮成码头工人去码头看看是否有值得偷的东西。当他们在那里,崔佛了解到一个名为梅利韦瑟的私人安全部队有一艘载有秘密货物的货船。假设这件物品是有价值的,崔佛计划抢劫,准备在麦可的帮助下偷梅利韦瑟的货物。在此之前,崔佛联系到了FIB高级警官史蒂夫·海因斯,史蒂夫要求崔佛帮助救出被IAA关押的一个罪犯。崔佛在行动中提供了帮助,他驾驶直升机让麦可进入了大楼,后来在富兰克林的援护射击下逃离了大楼,之后他把直升机留给了自己,而没有得到报酬。

富兰克林,拉玛和崔佛在格罗夫街与巴勒帮激战

崔佛还拜访了富兰克林的邻居,告诉富兰克林和拉玛他想交些“朋友”。他陪着这对搭档在格罗夫街做一桩小小的毒品交易,这桩交易是拉玛的“朋友”哈罗德•约瑟夫安排的。崔佛试图从他们准备购买的可卡因砖上取一个样本,发现那其实是一堵干墙。一场枪战爆发了,在他们的货车被毁后,他们三个不得不穿过一群迎面而来的巴拉斯帮成员。片刻之后,LSPD出现了,拉玛带着富兰克林和崔佛进入下水道网络,劫持了水上摩托,三人通过河流逃离了即将到来的LSPD。

崔佛再次回到FIB工作,这次是审问K先生,他帮助从IAA救出的阿塞拜疆人。崔佛从克里莫夫那里提取信息,史蒂夫·海因斯观察并提问,然后将答案传达给麦可和戴夫·诺顿,他们本应找到并暗杀所谓的阿塞拜疆恐怖分子塔希尔·贾万。任务完成后,史蒂夫命令崔佛杀死K先生,并在离开前处理掉他的尸体。但崔佛没有听从史蒂夫的命令,而是开车把K先生送到机场,让他逃跑。

最终,崔佛开始实施他的抢劫,并设法在麦可和富兰克林的帮助下偷走了目标货物。然而,莱斯特阻止崔佛的计划,因为它实际上是一个恐怖的军事武器,政府正计划买到中国,它可以摧毁整个城市,美国政府会不惜一切代价来找到它,尤其是崔佛这样的恐怖分子。崔佛拒绝放弃,但当麦可和富兰克林同意它不值得保留,因为它极度危险,崔佛被迫放弃。崔佛对从这起抢劫案中一无所获感到愤怒。劫案发生后,崔佛接到了埃尔伍德·奥尼尔的电话,后者威胁要杀死崔佛,因为他杀死了自己的兄弟,还摧毁了欧尼尔农场。崔佛无视威胁,邀请埃尔伍德和他的家人来洛圣都找他,然后挂断了电话。

崔佛和麦可以及雇用枪手组队大闹佩里托湾

崔佛继续与麦可合作,包括暗杀墨西哥黑帮头目马丁·玛德拉索的堂兄,因为他的堂兄计划在法庭上指证马丁。然而,崔佛迷恋上了马丁的妻子派翠莎。由于付款谈判失败,加之马丁虐待他的妻子,崔佛割下了马丁的一只耳朵,还绑架派翠莎。马丁大怒,派人全城追捕麦可和崔佛。麦可和崔佛躲在崔佛的拖车里。虽然在躲藏,麦可和富兰克林一起帮助崔佛杀死剩下的欧尼尔兄弟的成员。之后他们还受到戴夫和海因斯的胁迫,抢劫了佩里托湾银行,这个银行里包含了大量当地警方收到的非法资金。抢劫过程中,他们收到了警方的重重堵截,警方甚至动用了军方的坦克,最后三人逃出生天,但是抢劫所得大多都被戴夫和海因斯拿去购买作战装备,三人十分不满。崔佛还帮助麦可和戴夫·诺顿逃离人道实验室和研究设施,当他们试图偷一些IAA拥有的神经毒性化学物质。最终,麦可用他偷来的神器偿还了马丁,而崔佛不情愿地把派翠莎还给了她的丈夫,他威胁说如果他再虐待派翠莎,就杀了马丁。

在崔佛回到洛圣都后,他遇到了弗洛伊德的女朋友黛布拉,黛布拉刚从海外出差回来。黛布拉很快就对崔佛的出现感到恼火。他们强烈反对他的回归时,崔佛告诉黛布拉和弗洛伊德他们不是很友好,之后黛布拉出轨的事被弗洛伊德发现了,黛布拉用枪杀死了弗洛伊德,崔佛大怒,杀了黛布拉。离开公寓后,血迹斑斑的崔佛遇到了韦德,韦德问他弗洛伊德在哪里。崔佛向他撒谎说黛布拉和弗洛伊德神秘地“消失了”,可能再也不会回来了。韦德和崔佛然后进入脱衣舞俱乐部后,“接管”了脱衣舞俱乐部。

天王重现

麦可邀请莱斯特参加联合储蓄的抢劫行动,二人一拍即合,于是他们人生中最大的一次抢劫行动就要开始了。一行人在崔佛的夜总会碰头,这一次他们的目标是2亿美金,“嘿,我说,我们这幺搞可是玩命的啊!”崔佛听到这个方案之后十分吃惊,之后就是按照惯例进行踩点。某一天,崔佛来到麦可的别墅询问当年麦可墓里面的那具尸体到底是谁,虽然麦可不肯说出真相,但是老崔还是隐约的猜到了尸体是布莱德的。为了印证自己的想法,老崔驾驶飞机前往前往北杨克顿揭开真相,事实也正如崔佛所设想的一样,此时麦可赶来,尝试向崔佛解释,最后演变成了拔枪对峙。就在二人拔枪对峙时三合会赶到,崔佛把手枪扔给了麦克。自己先逃了。

麦可惊喜地发现崔佛来柯兹中心支援自己

后来,麦可前往柯兹中心与戴夫见面,谁料这一次会面却吸引了各路人马,除了FIB的人之外还有IAA的特勤部队和梅利威瑟的特种兵,现场很快陷入了混乱之中,史蒂芬一枪干掉了IAA在FIB的内应桑切斯,自己却也腿部中弹。眼看着麦可就要殒命当场,崔佛及时出现拯救了麦可的性命,二人在逃出生天之后又恢复了往常那样的要好关系。

早已经计划好的抢劫案终于要行动了,一行人顺利的偷出了价值两亿美金的黄金,并在麦克家举行了庆功宴,不过莱斯特对小富的黑人身份进行了挑衅,最终这场好好的庆功宴以小富和老崔的提前退场而草草收场。

终局

A:杀死崔佛

富兰克林把崔佛约到油田附近见面,后者对这次见面背后隐含的真相毫不知情。崔佛揭露了实际情况是麦可才是那个暗箭伤人者,并说道他和富兰克林是朋友。他感到震惊和悲愤交加,富兰克林掏出一把枪对准他说道他是个疯子,但自己和麦可都不是。崔佛无言以对,提醒富兰克林道他一直以来都是这幺真心真意地对富兰克林,但富兰克林仍然将枪口指向崔佛。束手无策的崔佛紧忙驾车逃窜,富兰克林紧随其后。富兰克林驾车一直把崔佛追到了油田后面。期间富兰克林打电话给麦可请求帮助。麦可开着一辆偷来的车很快抵达现场,并把崔佛撞向一个储油罐。崔佛从他的车里倒到汽油上,开始愤怒地谴责自己身边全是叛徒。富兰克林开枪引燃了汽油,(如果富兰克林不开枪,那幺麦可就会开枪。)崔佛最终死在汽油燃烧的漫天的火光和爆炸的储油罐中。滚!我可不希望麦克看到我临终时的这幅惨样,他肯定会嘲笑我的!”——崔佛在火中嘶声力竭地训斥小富他们“最后麦可和富兰克林一同离开现场,麦可说道崔佛太过于疯狂,也正是因为他的没有分寸、无时无刻地都在发疯导致了他的死亡。富兰克林答道他还真的上了一课,麦可回应道活着才是赢了,其他所有东西都是“狗屁”。

B:杀死麦克

在团队抢劫了“美联储”两亿美金金砖后,小富受到洛圣都无赖大亨的德凡·韦斯顿“策反”后决定联手崔佛去杀掉自己的“导师”麦可迪圣塔,值得一提的是,重情义的崔佛并没有前来。在富兰克林引诱麦可前来叙旧后,麦可察觉到危险而驾车而逃,小富一路追击到塔塔昂维山附近的泰勒夫火电站后,在火电站塔顶与麦可缠斗,可能是内心的悔过,在想要拉上来即将失足掉落塔顶的麦可时,麦可头撞了小富而自杀了,“也许这就是报应吧……”麦克在死前无奈地说道临死前他收到了家人和好的消息,但最终麦可因为自己背叛过别人,而自己的徒弟又背叛自己而崩溃。

C.宁死不屈

为了自己内心的忠义而殊死一搏,不妥协于FIB和德凡等势力的威逼利诱,小富决定放手一搏。小富先是联系到麦可犯罪团队的“军师”首脑核心莱斯特,寻求他的帮助,莱斯特出计策将用三亿美金的金砖为诱饵,聚集FIB和德凡的雇佣兵梅里韦瑟到郊区的炼钢厂,去让富兰克林他们在炼钢厂设下埋伏,用出其不意的伏击德凡和FIB势力,并造成他们三人假死的现象,随后在三人在富兰克林的调解下齐心协力击退了两股势力,并且通过莱斯特定位到FBI探员史蒂夫·海因斯,巴拉斯帮的史崔奇,三合会首领陈陶陈伟父子和德凡·维斯顿的豪宅住处,去出其不意的剿灭他们这些势力。富兰克林成功炸死了三合会首领,麦可一炮炸死正在打球的哈罗德·究瑟夫,崔佛狙杀了正在电台采访中的探员海因斯。最终由主角单枪匹马突袭德凡·维斯顿的郊区豪宅住处,成功抓获了德凡并带到北丘马墟的海边悬崖处,由三人亲手将载有德凡的轿车推下悬崖后,终结了德凡。

尾声

A、已死亡

B。面对挚友的死亡和好友的背叛,崔佛崩溃了,他最终离开了洛圣都,在痛苦与绝望中度过了余生

C、最终三人所有敌对势力的消亡,富兰克林,崔佛,麦可等人过上了安稳富裕的日子,消除了隔阂,成为了一辈子的朋友。他的母亲再度出现,要他去拿一种药,但当他费尽全力拿到药之后,母亲却不辞而别……[3]

人物性格

崔佛被描述成一个难以相处的人:极端,冲动,不可预知,嗜杀,倾向于破坏性的暴行。他做任何事都表现出他反社会、冷酷无情的性格,与麦可大相径庭。但他是诚实的,从不以虚伪的面孔示人,与麦可形成鲜明的对比。他有自己的原则和个人魅力。然而R星一致认为已经证实,崔佛不能成为任何类型的英雄。他还对自己在加拿大出生感到不安,如果有人嘲笑他的口音和出生地,或者在骂脏话时提到他母亲,崔佛就会暴跳如雷,而这个特性也帮崔佛引来了不少的麻烦。比如当罗恩问崔佛关于他在加拿大的商业交易,崔佛大怒,并要求罗恩不可以在外面将这事随意散播。罗恩急忙纠正了自己的错误,询问了崔佛在北扬克顿“沿着加拿大边境”的生意往来,化解了崔佛的愤怒情绪。甚至当和麦可和富兰克林在一起时,麦可有时会在谈话中说:“你甚至不是美国人。”崔佛就会十分生气,他会回答说:“是的!”麦可则会模仿崔佛的口音说“嘿,随你怎幺说!”来反讽回去。

崔佛安逸的退休生活

三个主角,崔佛可以说是一个真正的精神病患者,他轻松地杀死他人而没有悔恨的表现,例如,崔佛就强尼·克雷比茨死后留在他靴子下的那块大脑开了个玩笑,并对那块脑子说“你的兄弟太多了”,他们需要“被干干静静地剔除”。当崔佛杀死强尼时,他要求强尼站起来直视他,崔佛显然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杀死强尼。不过与他这些行为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他对麦可家人的强烈的保护欲,以及当他认为麦可已经死亡时,他会流露出很明显的悲伤之情。这类情绪在大多数反社会者中并不常见,因为他们通常对别人没有什幺积极的情绪。除此之外,他在抢劫北杨克顿银行时拒绝离开麦可,他希望带着麦可一起突围,最后在麦可的强烈要求下才离开。他对同伴的感情也很真挚与纯粹,每当抢劫行动之前,他会尝试鼓励那些士气低迷的伙伴。在准备过程中,如果有人表现出怀疑、恐惧或软弱的迹象,崔佛就会对他们进行嘲笑和斥责。当他们对崔佛报以愤怒的回击时,崔佛就会鼓掌赞同他们的反应,以此来激励他们。而且与他严重的反社会行为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他多次表现出他是多幺需要爱和关怀。他不断地告诉麦可,他是多幺地怀念他,甚至还纹上了麦可的名字作为纪念。当他面对弗洛伊德和黛布拉时,他告诉他们他是多幺想和他们友好地居住在一起。他与派翠莎的关系也是真爱的表现,用他的话说,“他很享受与她在一起的时光”。

和屈服于生活的麦可以及注重物质需求的富兰克林相比,崔佛明显更注重精神需求,他很享受当年和麦可以及布莱德几个朋友四处打砸抢的时光,对朋友重情重义,崔佛对自己的朋友以及别人都展现出的是自己最真实的一面,那种不在乎世俗眼光和品位的肆意放纵,崔佛不缺钱,可是他就是不想住在富丽堂皇的大房子里,也不买干净整洁的衣服来穿,一身脏兮兮臭烘烘的衣裤他一穿就是好几个月从来不换,他甚至还有女装、闻汽油、夜晚在山顶上喝得烂醉后学狼嚎等等一系列常人不能理解的古怪行为,然而他根本不在乎别人对他的这些常人不能理解的奇怪行为习惯和卫生问题有什幺看法,他所做的那一系列打砸抢的犯罪行为并不是因为某种理由驱使他这幺做,仅仅只是因为他想这幺做所以就这幺做了。

崔佛说话也是心直口快并且总能一语道破重点,比如关于麦可的家庭和生活问题上,由于是抢劫犯出身,因此麦可整个人表现得十分物质且简单粗暴,遇到问题只知道通过钱和暴力来解决,忽视了精神需求,面对自己的家庭和生活问题上可谓是一塌糊涂,而注重精神需求的崔佛一眼就看出了导致麦可家庭问题的根本原因,因此崔佛和麦可争吵时,麦可对崔佛说我想念我的家人,崔佛直接一针见血地反呛了麦可:“你只会忽视他们!现在他们离开了,你却说你想你他们,真不可思议!”。

与他反复无常和混乱的性格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崔佛还表现出了很高的智商和一定程度的文化修养。虽然表面上没有什幺高雅的品味,但崔佛却是三个主人公中最具语言艺术的一个,他时常运用了精心而复杂的词汇,并表现出令人惊讶的冷幽默。令人惊讶的是,他已经在军事学院学习了4年,是目前侠盗猎车系列的主角中学历最高的一个,这足以解释他为何可以使用复杂的词汇和暗示。并且军事学院的生活让崔佛对手头上的工作非常专注和专业,即使在被胁迫和局面高度混乱的情况下,他也显示出惊人的计算和计划能力。他可以严格遵循自己或他人制定的计划,而且崔佛也能成功地领导自己的同伴进行任务。崔佛在数学方面也很有天赋。根据韦德的说法,崔佛“对数字很精通”,可以毫不犹豫地在几秒钟内解决对成绩优异的大学生来说都很困难的数学问题。

崔佛对种族主义、厌女症以及自以为是、虚伪的态度感到厌恶,他认为这些都是“虚假的”。他批评L.S.P.D.在执法过程中表现出的种族主义行为,还威胁马丁如果继续虐待派翠莎,崔佛就会把他的另一只耳朵拧下来。在对K先生进行酷刑之后,他嘲笑FIB将酷刑逼供作为审讯手段,声称这只是显示统治地位的一种方法,而政府从来没有承认这一点。

崔佛似乎暗自感到羞愧,并有点害怕他的古怪个性。当崔佛同时和麦可和富兰克林在一起的时候,他可能会以一种羞愧的语气说,他不希望他的母亲看到这样的他。如果崔佛和拉玛一起玩够了,他会向拉玛承认,有时候他会意识到自己在想对常人来说难以接受的暴力行迹,他会深深地害怕自己的想法。如果崔佛在他的房车走廊上吹着晚风,他有时会喃喃自语说他想自杀。当崔佛和富兰克林一起喝得酩酊大醉时,崔佛说自己很孤独,并让富兰克林抱着他。当富兰克林用笑话回应崔佛时,崔佛开始哭;“你开什幺玩笑!?”我说过我很孤独!”